他觉得现在才开始懂得一点木心

  羽凡的回忆打断了晓晓的话,晓晓愣住了,不过听完这段话也跟着笑了起来“哈哈哈,是啊,那个时候真好笑,还有我们那个物理老师,真是太讨厌了……”俩个人一直这样聊的很晚,聊的很兴奋,他们确实一起经历了很多。

  凌风抱着倒在血泊里的晓晓,满心的焦急,满心的懊恼,抱起晓晓就往医院跑。这段时间是他升职的关键时刻,那个女人是他上司的女儿,他想借此搞好关系,等升职之后再说,他真不该这样,现在看来,有什么比晓晓更重要呢。晓晓送进医院就被推进了急救室,凌风也打电话叫来了莫羽凡。莫羽凡见到凌风二话不说就打了凌风一拳“你怎么不照顾好晓晓。”

  这些年来木心逐渐被读者所喜爱,当天陈丹青请来了前南京市文化局局长施卫东,他自费买了160套《木心讲述·文学回忆录1989~1994》送给朋友,施卫东认为木心是罕见的能将文学、思想、美术等贯通起来的人,“千百年来,有思想的人都孤独,木心的困难就在于他想找知音却找不到,所以他在美国写一篇文章就要激动地给陈丹青打电话,而陈丹青也未必能全懂他,我看木心的书是越看越觉得难受,为他的孤独难受,也为自己不够资格跟他对线岁,他觉得现在才开始懂得一点木心,他激动地说:“五十岁还太幼稚,对一个思想家来说,六十岁才是青春期,七十岁也年轻着呢。”而陈丹青则调侃他“领导脱稿讲话很精彩”。

  小宝还认为,当下关于木心的文章多是粉丝式的读后感,缺乏专业研究者,他向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说:“现在的大学都招那么多文学博士生,但他们研究的作家很多都是没有价值的,写的研究论文也都很烂,有时间还不如研究一下木心。”小宝认为,现在推介木心的重心在北京,应该转移到上海来,“北京不是文化沙漠,是文化杀场,文人之间很多都是互相厮杀、刀光剑影的,那种气场对木心这样一位气质儒雅的南方知识分子来说是不合适的。”

  不久前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老演员朱旭去世,让不少观众心痛不已。“老爷子”朱旭带走的,除了一身能耐,还有他塑造的话剧《推销员之死》的查利和电影《洗澡》的老刘等经典人物。没有俊俏的外形,没有“娃娃腿”的幼功,还是灯光师出身,更难以置信的是,这位奉献了大量堪称教科书级别作品的演员,还曾与口吃搏斗过。这也让我们思考: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演员?

标签: 国庆随笔600字

相关文章